首页 生活正文

安乐公主李裹儿:双胞胎之一,自创皇太女,智商不够,野心还挺大

admin 生活 2022-12-29 00:11:55 191 0

随着《风起洛阳》的剧情推进、新线索被解锁,观众们对春秋道幕后者的猜测也越来越多。

有人猜幕后者是不动声色操控太子的太子妃,是勾结晋王、心思缜密的焕相;还有人猜是不怒自威、自导自演的圣人;更有人猜,幕后者就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傻白甜长川郡主李鹿。

以猴格之见,《风起洛阳》最后的大boss或许有可能会是太子妃、焕相、圣人中的任何一人,但绝对不会是长川郡主李鹿。

原因无他,因为长川郡主的历史原型安乐公主李裹儿本人,她就不具备当大boss的脑子,即便是她妈太子妃韦皇后也不是那块料。

众所周知,《风起洛阳》剧中那个看上去无忧无虑、天真单纯、除了和闺蜜逛街玩乐、就是和王孙公子交游、活得快活无比的长川郡主的原型人物,就是大唐最嚣张跋扈的安乐公主李裹儿(685-710)。

虽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李裹儿的出生年份,但可以根据史书记载她的事迹推测出她的出生年份。

按新旧唐书记载,李裹儿出生在其父李显被流放房州的途中,只要确定他爹去房州的时间,自然就确定李裹儿的生年。

中宗李显是何时被流放房州呢?

文明元年(684)四月二十二,废帝庐陵王李显,被老娘流放到房州(今湖北房县);仅仅过了四天,四月二十六日,武则天又把儿子改为流放均州。

均州和房州都在湖北,还是在一北一南的相邻位置,不过均州条件相对比房州好。李显在均州没有待够一年,就在次年、即垂拱元年(685)三月十一,被迁徙到南边的房州。

而安乐公主就是在父母亲第二次被强制迁徙去房州的颠沛流离中降生,“欲达州境,生于路次”。

所以,安乐公主的生年是在公元685年三月间,倒推就是她母亲韦王妃在均州受孕。

由于在路上生产,条件简陋,李显夫妻甚至连抱婴儿的襁褓,都没有来得及准备,还是李显脱了自己的衣袍,把新生的女儿包裹起来,因此小名就叫裹儿。

裹儿这个充满寒酸的名字,见证了她父母的生死相依和不离不弃,也见证了他们一家当时的艰辛苦难和仓皇狼狈。

就在裹儿出生后不久,当年的八月初五,在距离房州三百多公里之外的神都,傀儡皇帝李旦的后宫中,妾室窦德妃为他生下第三个儿子,小名叫阿瞒。

任谁也想不到,同年出生的裹儿和阿瞒堂姐弟,后者会是前者生命的终结者。

其实,和李裹儿一同出生的,疑似还有她的双胞胎姐姐永泰公主李仙蕙。

李裹儿的母亲韦氏生了一个儿子四个闺女,分别是嫡长子李重润,第四女长宁公主、第五女永寿公主,第七女永泰公主李仙蕙,第八女安乐公主李裹儿。

如果单凭史料记载,谁也看不出永泰和安乐可能会是双胞胎,但根据永泰公主墓志可知,死于大足元年(701)九月初四的永泰,享年17岁,按古人出生即一岁的习惯倒推,永泰也是生于垂拱元年(685),和安乐是同年。

通过永泰陵寝的逾制情况看,可以排除她是庶出的可能,永泰绝对是恶毒嫡母韦皇后的亲闺女,不然身后待遇不会那么高。

再从她墓志记载的年龄可知,她与安乐就是同年所生;而安乐生于三月间,永泰又是她的姐姐,则又排除她姐儿俩一个年头一个年尾的可能性,那就只有是双胞胎了。

如果姐俩是双胞胎,就有一小点疑问,为何一起出生的双胞胎姐妹的名字,一个那么仙气飘飘,一个却那么接地气呢?

难道是因为当时只有一套襁褓给了先出生的姐姐永泰,后出生的妹妹安乐就窘迫的只能用阿耶的衣袍当襁褓?所以姐儿俩名字才有这么大差距?

李裹儿一家所在的流放地房州,地处崇山峻岭之中,地势险峻,交通极不便利,是历代王公贵族、达官贵人的流放“圣地”,不说前朝,单大唐就有高阳公主及驸马、废太子梁王李忠等十余位宗亲去房州观光旅游过。

流放幽禁的日子并不好过,李裹儿一家人就处于祖母眼线的监视下,在胆战心惊中度日如年。

漂亮聪敏、口齿伶俐、活泼可爱的李裹儿姐儿俩,则成为父母亲在苦难生活中的最大慰藉,因为最年幼的裹儿出生时的窘迫,也让她成为父母最疼爱的孩子。

圣历元年(698)三月初九,已经74岁高龄的女皇武则天,在大臣们的规劝下,终于下诏召回已经43岁的废帝李显一家,结束朝不保夕的流放生涯,返回神都。

这一年,李裹儿和姐姐李仙蕙14岁,在房州的艰难环境中,她们健康茁壮地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小小少女。

回到神都半年后,当年九月十五,前废帝、庐陵王李显被复立为皇太子。

圣历二年(699)周历正月(即夏历十一月)初六,女皇封前皇嗣李旦为相王;周历腊月二十五,赐太子李显姓武氏。

随后在同年六月十九,女皇命太子、相王、太平公主等李氏子弟,和梁王武三思、定王驸马武攸暨、建昌郡王武攸宁等,在明堂祭告天地,立誓相亲相爱到永远。

就在这一年,和裹儿同龄的皇孙临淄郡王阿瞒,以及女皇的其他孙子们,才结束枯寂的幽禁生活,获得一丢丢的自由。

为了巩固武李联盟,女皇通过联姻的方式,来消除双方的矛盾,而联姻的主体就以太子李显的孩子为主:

李显的庶长女新都郡主,出降女皇次兄武元爽的次子陈王武承业的长子、嗣陈王武延晖。(这对婚嫁无法锁定年份,不确定是否在武李誓约之后。)

久视元年(700)九月初六,李显的第七女、李裹儿的胞姐、16岁的李仙蕙,被封为永泰郡主,食邑一千户,出降武元爽的孙子、魏王武承嗣的长子、嗣魏王武延基。

这又出现一个新的疑问,就是和李仙蕙同龄的李裹儿,却并没有同时嫁人,不知是什么原因。

除了和武氏联姻外,太子李显还和老娘的男妃二张家族联姻,他的庶子唐昌郡王李重福,就迎娶张易之的外甥女为正妃。

但这些联姻并没有改变太子李显的窘迫处境,他在危机环伺的神都,依旧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去看老娘的脸色,去看二张的脸色,从不敢惹是生非。

你不找事,事却偏来找你,灾难并不因为李显的鹌鹑畏缩而绕行。

大足元年(701)九月初三,邵王李重润和妹夫武延基,或许还有永泰郡主李仙蕙,在私下议论老祖母宠妃二张专政的事,惹得老祖母震怒。

已经年迈的女皇对孙子、孙女、侄孙这桩“嚼舌案”,并没有亲自处置,而是传诏给太子李显,让他自行处置。

在跋扈二张的满怀恶意下,软弱窝囊的老父亲李显,并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营救子女,为了自保,只能含泪下令缢杀爱子和爱婿;对已经怀孕、从生下来就没怎么享过福的女儿李仙蕙,他可能实在下不了手。

但在次日、九月初四,“珠胎毁月”的李仙蕙还是死了,或许是死于难产,也或许是死于二张送来的秘药,享年17岁。

哥哥姐姐和姐夫的死,让同样17岁的李裹儿变得噤若寒蝉,她意识到权力的可怕和重要,大概在那一刻,她开始真正的向往权力,认为掌握权力就能掌握他人的生死。

长安三年(703)十月,在长安呆了两年的女皇,带着子孙们呼啦啦的又返回神都,十一月,册封已经19岁的李裹儿为安乐郡主,出降自己的长兄武元庆的孙子、梁王武三思的长子、高阳郡王武崇训。

这次婚礼因为梁王武三思的高调而相对隆重,当时太子李显在东宫,武三思家在天津桥南,从重光门内行迎亲礼,再回到武宅。

武三思还请宰臣李峤、苏味道,词人沈佺期、宋之问、徐彦伯、张说、阎朝隐、崔融、崔湜、郑愔等赋《花烛行》,为婚礼锦上添花。身为女皇侄孙、如今又兼孙女婿的武崇训,还被女皇授为左卫中郎将。

虽然新旧唐书只是说安乐郡主李裹儿出降在长安年间,但并不确定具体是哪一年?

有学者根据张说《安乐郡主花烛行》诗句,以及参加李裹儿婚礼的李峤、苏味道同时担任宰臣的时间,缜密地推断出,安乐第一次结婚的日期,就在长安三年仲冬十一月。

随着男妃二张的嚣张跋扈越甚,武李联盟越不堪忍受,不愿坐以待毙的太子李显和弟弟妹妹联手,发动神龙政变,诛杀二张,光复大唐江山。

身为皇帝爱女、受父母珍爱的李裹儿,终于要迎来她的高光时刻,先和姐姐们一起从郡主晋封为公主,又在神龙二年(706)闰正月初一,和姑姑太平公主、以及几位姐姐一起开府置官,为以后干预朝政提供了便利。

韦皇后所生的一子四女,李重润、李仙蕙死于非命,永寿公主早薨,就只剩下长宁和安乐,而安乐又是小女儿,中宗夫妇对她是“爱宠日深,恣其所欲,奏请无不允许”。

安乐公主李裹儿也在父皇母后的纵容下,“恃宠横纵,权倾天下”,王侯宰臣,多出自她的门下,她甚至经常自己书写诏书,让阿耶签名就行,女儿奴李显对闺女是有求必应、言听计从,看都不看诏书一眼,自管笑眯眯的签名。

从李裹儿的人事任命看,她是个没有任何见识能力的政治白痴,卖官鬻爵、墨敕斜封,根本不考虑能力,只要能拍马溜须就行,严重破坏当时的选官制度,也拉低她内部队友的档次。

她还喜欢聚敛财富,通过卖官和受贿,搜刮巨额财产,然后尽情地铺张浪费、奢侈腐化,织“百鸟羽毛裙”,造“百兽鞯(jian)面”,修“定昆池”,嚣张跋扈、恣意妄为。

中宗李显为何如此纵容安乐公主李裹儿呢?

其中或许有他对李重润、李仙蕙之死心有愧疚,就把愧疚都弥补到和李仙蕙一起出生的李裹儿身上的原因。

同时也有他自己的不作为,武周时代长期的打击摧残以及流放生涯,让原本就怯懦软弱的中宗更加逃避,他对大唐的何去何从好像没有多关心,更愿意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享受人生,以此弥补前半生的缺憾。

而韦皇后和安乐公主的擅权,刚好弥补了中宗懒政的空缺,所以,他才无视老婆闺女祸乱朝纲,而他则沉迷游戏、宴乐之中,甚至太子都不想立。

直到神龙二年(706)七月初五,在即位一年半后,才在大臣的劝说下,册立庶子卫王李重俊为皇太子,但却没有为其举行册礼,足见李显对储位、对国事的漠视和不负责任。

立太子的同年十一月末,安乐公主李裹儿为驸马武崇训生子,除夕夜刚好是小孩满月,喜获外孙的中宗,在除夕之夜时大开宴会,庆祝外孙满月,并让与会众臣作诗,杜审言就留下一首《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

尽管中宗对安乐的纵容,远远超过嫡长女长宁公主,但李裹儿并没有满足,野心勃勃的她,还想效法老祖母武则天,未来当上女皇帝,这有安乐自己的野心,也有她丈夫和公爹武氏集团在背后撺掇的原因。

因此,安乐公主对夺了她储君之位的太子李重俊是恨之入骨,经常蔑视地称呼太子为奴,把李重俊恨得不行。行动派安乐公主,甚至向老父亲李显提出,立她为皇太女,以后好继承阿耶的皇位。

中宗被闺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异想天开惊呆了,他印象中历史上没有皇太女吧?于是,他就询问左仆射、中书令魏元忠,有没有立皇太女的可行性。

老魏头一听就急了:臣只知道有称皇太子的,从没听说有称皇太女的,陛下这是准备贻笑后世吗?

并不像爹娘那样爱标新立异的中宗,闻言马上就退缩了,回头就给闺女讲:妞啊!老魏头说没有这个先例!

安乐公主很生气地怼她阿耶:魏元忠这个山东老木头有什么资格讨论国事?阿武子都能做天子,我堂堂天子的闺女,为何不能做皇太女?

中宗不能答应实施闺女的新创意,就只能挠头装死了。愤怒的安乐公主气没处发,越发去作践太子李重俊,终于把忍无可忍的李重俊给激怒了。

神龙三年(707)七月初五,太子李重俊发动政变,诛杀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及其党羽数十人,但安乐公主幸运地逃过一劫,太子失败被杀后,中宗为亲家和女婿举行隆重的葬礼。

安乐公主还奏请阿耶,仿照姐姐永泰公主的旧例,为驸马武崇训建陵,因为给事中卢粲的再三反对,中宗才没有实施,安乐公主闻讯大怒,把卢粲赶出京城,贬为陈州刺史。

驸马武崇训一死,才23岁的安乐公主成为新寡,她自然耐不住寂寞,很快就锁定新目标,就是姐夫武延基的弟弟、被女皇派去突厥和亲被扣、神龙元年才回来的前淮阳郡王、现桓国公武延秀。

景龙二年(708)十一月二十一,24岁的安乐公主李裹儿二嫁,出降早就和她鬼混在一起的桓国公武延秀。

中宗特意下诏让闺女使用皇后的銮舆和仪仗,“以盛其仪”,让雍州长史窦怀贞为礼会使,弘文学士担任傧相,相王李旦亲自障车,帝后则登上安福门观礼,“灯烛供拟,彻明如昼”。

第二天,安乐公主回门省亲,中宗大会群臣于太极殿,珠光宝气的安乐公主向天子行拜礼,又南面拜公卿,群臣都伏地稽首还礼,盛大的场面,极大的满足了安乐的虚荣心。

安乐公主的亲姑姑太平公主,和驸马武攸暨,还现场跳起偶舞,贺中宗寿,喜悦的中宗,不但又赏赐群臣布帛数十万,还亲自登上承天门,宣布因为他闺女二婚而大赦天下,赐酺三日。

并授新女婿武延秀太常卿,兼右卫将军、驸马都尉,改封恒国公,实封五百户。

二婚的安乐公主在享受了阿耶给予的特例后,越发骄奢淫逸,嫌弃公主府太简陋,抢夺姑祖母临川长公主的宅院,修建新宅,“穷极壮丽,帑藏为之空竭”;纵容奴仆掠人子女买卖人口,惹得人神愤怒,中宗却不管不问,继续为闺女开各种特例。

安乐公主为前夫武崇训生的儿子,才三四岁,就被外公加官金紫光禄大夫、太常卿同正员、左卫将军,封镐国公,赐实封五百户。

公主为后夫武延秀也生了儿子,满月之际,中宗和韦后亲临公主府,为外孙大赦,又命宰臣李峤、文士宋之问、沈佺期、张说、阎朝隐等数百人赋诗庆贺。

关于安乐生子大赦的记载,《旧唐书·武延秀传》记载说是“中宗、韦后幸其第,就第放赦”,《新唐书·安乐公主传》记载说是“帝、后复幸第,大赦天下”,但具体大赦的情况,并没有像安乐二婚大赦时有迹可循。

查阅史料可知,中宗在景龙三年后,只赦免过三次,只有一次大赦,另外两次是曲赦:

景龙三年(709)十一月十三,因为南郊祭天,大赦天下;同年十二月二十二,中宗幸新丰县温泉时,曲赦新丰县。

四年(710)正月二十五,送金城公主入吐蕃,二十七日,中宗亲幸始平去送金城,二月初一,以金城出降,曲赦咸阳、始平,并改始平为金城县。

并不见安乐二婚生子满月之赦,不知道是史书漏记,还是新唐书有误。也许安乐生子满月并不是大赦,只是曲赦,曲赦只是因特殊情况,而赦免一地、两地或者数地,并不是天下。

如果纵情游乐的中宗没有猝死,安乐公主在阿耶的偏爱纵容下,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乌龙来,但运气不再眷顾李裹儿。

景龙四年(710)六月初二,中宗李显突然死亡,安乐公主的天塌了,她却并不知道她失去了什么。

手忙脚乱的韦后在侄子们的建议下,秘不发丧,亲总庶政,立庶子李重茂为新君,改元唐隆,随即又调兵遣将,防御庶子李重福,戒备小叔子相王和小姑子太平公主集团。

虽然没有政治经验,但并不傻白甜的安乐也知道,只有把庶兄李重福,叔叔李旦,姑姑太平公主弄死,她们娘俩才能高枕无忧。于是,韦武集团计划在六月二十三,向相王、太平集团发难。

但不慎走漏消息,临淄郡王李阿瞒、太平公主之子薛崇简等人,率先于六月二十日夜,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武集团骨干,入宫杀害韦后和上官婉儿,控制大局,相王李旦得以再次复位。

猝不及防的安乐公主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还是很有大唐公主的风范,她与驸马武延秀在内宅,与阿瞒的士兵“格战良久”,终因寡不敌众,夫妻均被斩杀,结束她骄横跋扈、祸乱朝廷的短暂人生,享年26岁。

对了,薛崇简也是武家的女婿,他娶了武三思的闺女方城县主,和武延秀是堂兄妹或者堂姐弟。

六月二十四,相王李旦复位。七月二十,智商不够、野心还挺大的安乐和韦后母女俩,被胜利者扣上一顶毒杀亲爹、亲夫的帽子,安乐被追废为悖逆庶人,韦后被追废为庶人。

不过,在当年十一月十三,已经稳固江山的睿宗,就又把嫂子和侄女以礼改葬了。

话说,《风起洛阳》中的长川郡主看着跟傻白甜似的,但李裹儿绝对不是傻白甜,她在传统士大夫的眼中,绝对是恶贯满盈的形象。

不过,如果抛开安乐的骄横跋扈、奢侈淫逸、以及多行不义,用现代的眼光去看,这闺女却具有很强的自立性,敢拼,敢想,敢争取,有野心,有创意,有闯劲,是个绝对的行动派。

无奈就是智商不太够,还没神队友帮她凑,最终能力无法支撑她的野心,就只能悲剧了,摊手。

就是这样。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参考资料:赵建明《杜审言<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应制>诗系年考》、孟宪实《<安乐公主墓志>初探》、陈丽萍《唐代后妃史实考》、《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册府元龟》等等。

透过表象寻找历史真相,以史为论,诉说个人见解,谢绝脱离人文环境的过度解读和阴谋论。有喜欢辽夏金元以及宗庙迁祧、后宫八卦的朋友可以关注猴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qingshanjuebi.com/post/2450.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9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第N次男性抗衰套盒 宵战延时喷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