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正文

2021年重庆两女孩合租房里睡觉,半夜呼吸困难,早上怎么叫都不起

admin 生活 2023-02-08 09:43:02 236 0

青山网 喷剂测评 洗护测评 健康知识

终于能调休一上午,二〇二一年四月的一个早晨,时钟正指向七点,重庆市一个居民楼里一名十七岁的女生还沉浸在睡梦中,可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惊醒了她。

她有些烦躁地眯起了双眼,脸色复杂地伸手去拿床边的电话,心中的起床气更大了。

犹豫了一下,手机铃声不断,女孩小曾只好接起,还不等她回答,那边传来一个急哄哄的嗓音。

实习地方的员工问她和她一起租房的实习生小戴为什么不在,表示给她打电话都不接。

小曾有些不悦,没有接就不能再打电话了吗?

可小曾没想到此时抱怨的这通电话,会给她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很多年她都不敢在外租房,此后租房生活仿佛代表着一种莫名的黑暗恐惧。

合租房发生命案

原来小曾来自重庆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小曾目前居住的跃层是她和小邱合租的,每月1800块钱,事故前22天才租到手。

两人在一家工厂实习,但由于小戴、小王两人都不愿意去厂里,所以就搬了过来,他们就住在二楼隔壁小房间里 。

来电话的正是工厂的一个员工,小曾有些纳闷。

同事在电话里继续说自己已经给小戴她打了很多次电话了,小戴都没有回应,一时间没其他办法了。

想起小曾跟小戴住在一个地方,希望能麻烦小曾过去看看她有没有睡觉,让她快点过来工作。

小曾被叫醒很是恼火,通完电话后,也不想去小戴房间了,准备直接给小戴打个电话。

电话还没拨出去,她又在想小戴工作一向很认真,她也没有说要请假,为什么今天没去上班?

突然一激灵,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顿时清醒了,连忙掀开被子,连鞋子都顾不上,跑出了房间。

小曾大声朝隔壁喊着小戴和小王的名字:“小戴,在吗?“小王!快把门打开!”

可房间没人回应,她跑上去又使劲地敲了敲门,“哐哐哐”的敲门声响起,可是屋内却仍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小曾心中一凉,完了,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奇怪气味。

“啊——”

一大早不合时宜的尖叫早就把隔壁的人给叫醒了,一位住户走到门口,敲了敲她们的大门,提醒她小点声音。

听到敲门声,小曾有些慌恐地喃喃道:“小戴他们遇到麻烦了,小戴他们出问题了……”,她跌跌撞撞地下楼打开了大门。

这种话可不好听,住户问道:“怎么了,丫头,你少说这种话。”

可一看小曾那张被吓破了胆的脸,邻居自己就知道情况真的不对,歇了话,赶紧冲上小戴所住的二层。

一上楼,一股浓烈的臭气扑面而来,他们被呛了一口,捂着鼻子咳嗽起来,等邻居推开小戴她们房间的窗户,回头一看时,顿时吓了一跳。

小戴裹着被子,双手耷拉着,闭着眼皱着眉,脸色青灰,似乎是要从被子里挣扎,但最终还是没能从被子里挣脱的模样。

他急忙让小曾给警察打了个电话,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恐惧后,小曾壮着胆子上了二楼去查看,而小戴等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态躺在那里,小曾如遭雷击,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名住户鼓起勇气摸了摸小戴的鼻子,然后伸手在她的手上轻轻一按,低低地叫了一句小戴的名字:“你们听见没有?”

小戴的胳膊凉冰冰的,又是那么的僵直,已经无法回应。

住户赶紧带着小曾离开了现场,尽可能保持原状,在门外等候着警察等人的到来。

没过多久,警察和医生就来了,经过鉴定通过小戴、小王的身体状况,可确定小戴和小王已经死亡。

调查死亡原因

警方结合邻居和小戴的描述,再结合周围气味,推测小王和小戴的死因都是一氧化碳中毒。

这种中毒是碳化物的不充分燃烧所形成的一种气体通过气管被人体吸收而导致的。

听到消息后,两人的亲人赶到现场,小戴的家人一把将小戴的尸体搂在怀里,泪流满面。

失去亲人的悲痛让他们无法接受,小戴还只有十七岁啊。

小曾也是有些后怕,事情发生之后,她就和小邱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实习车间所安排的宿舍居住。

死者父母觉得此次事件不能算偶然,房东和其他人员也脱不了干系。

于是便找来专业法律顾问,将房东她们告上法院,期望能拿起法律武器给女儿们讨个交待。

小戴的大姐听到妹妹去世的消息也很伤心,在听说小戴要来这里实习后,她就准备让小戴来跟她一起住。

但是妹妹回复她说自己已经跟朋友商量好了,找到了一个租房一起合租。

结果四月的时候,也就是刚搬到租房不久,小戴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她开始有想呕吐的迹象。

除了小戴之外,租房内的其他三人也开始了呕吐,小曾和小邱的情况要好很多。

他们只会觉得头昏眼花,恶心呕吐,但呕吐的频率很低,而小王和小戴每天都很痛苦,只要一关上门,就会呕吐,睡觉的时候更是呼吸困难,像被人压住似的。

这个诡异的征兆让4个女生都有点心惊肉跳,不过一旦离开房间,那种事情就不会再次出现了。

直到小戴实在是按捺不住,便寻求大姐的帮助,让她送自己去看医生。

等她们跑到了一家诊所,却检查出了一氧化碳的症状,他们回家后很快就将“罪魁祸首”给揪了出来。

原来小戴和小王的房子被前一个房主改造过,里面有两个门,一个是热水器和一个窗户处的玻璃门,一个是走廊木质门。

小戴在意识到自己一氧化碳中毒的时候,就跟小王、小曾还有小邱他们提议说不关门了,这样能通风,也不会那么不舒服。

四个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这种处理方式有什么不妥,就只是打开了房门,让空气流通。

四月二十二日傍晚,小邱邀请了一位朋友来家中做客,小戴、小王有些不自在,于是去楼上洗刷一番,便带关了那扇不该关上的房门。

受害人死亡谁之过

小戴的爸妈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直哆嗦,对着小邱和小曾就是一顿臭骂。

骂完后又想起他们才十多岁,又不懂得燃气管线,想到自己的女儿,只能默默流泪。

房东王东收到法庭的通知后也觉得很冤枉和愤怒,因为小戴和小王的入住都没有经过他的允许。

出租协议上,也就是小曾和小邱两个人的姓名,小戴、小王都是住进来之后才被他发现的。

和房东同样觉得无辜的还有燃气公司、房产中介、房地产公司,中介哭丧着脸,也埋怨起了看房时候说是两人,结果四人。

房东同意了这个中介的观点,觉得这件事情根本不用他们来负责,一切都是因为小戴他们。

小戴和小王的家长被房东和中介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指责他如果没有破坏装修,把暖气放在了正确的地方,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

于是在上诉中,她们向业主、房产经纪公司等索赔80多万元。

原审法庭认定,更换、维修、使用热水器,不构成违反有关安全、环保、装饰装修、使用等法律法规的规定。

因此物业公司对发生的事故不承担任何责任;房地产中介公司也没有任何的过错。

燃气公司已按规定上门查看,但无人上门,并未张贴《来访不遇证》,已经尽到相关义务。

而房东是业主,也是出租负责人,在租赁后对房子的相关设施不熟悉,未履行相应的管理和维护义务,应当负40%的赔偿。

小戴、小王作为租客在知道房子里存在着不安全因素,却没有及时报告要求进行替换,造成了事故,占大部分责任。

从法院拿到结果出来后,房东对此结果很不高兴,他不想赔偿,因为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过错,他自己也是买的二手房。

一路上他一直在说当初自己刚来的那间房子就是用这种方式装的,也这么居住的,凭什么出事就推到他身上?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和律师商议着上诉申请材料的准备事宜,他很是恼火,简单地说了几句后,不忘吐槽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

此话也传到了旁边人的耳朵里,一听房东这么说,刚才还在哭泣的死者家人顿时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

“把我的闺女还给我!把我的闺女还给我!”场面顿时一团糟。

王东准备的上诉,起诉的不仅仅是煤气公司,还包括前任业主和前任住户。

这让小王和小戴父母他们很是愤怒,王东的房子里出了问题,要不是他这个当房东的袖手旁观,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受伤。

他们不想再纷争了,就没有上诉,准备等着法庭的裁决结果。

王东可不管小戴和小王的家长怎么想,他现在是真的烦了,恨不得把这事儿给结束了。

法院于2022年4月11号上午开庭,在开庭前法官认为,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那么还不如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还原一下。

所以在开庭前一队人走进了案发现场所在的一栋二层的建筑,发现上面有很多违章建筑,二楼是临时搭建起来的。

审判员上了二层,见大门打开,他首先进入了另外一座大房间。

这里是小曾和小邱的房间,有一道落地窗,窗户的通风效果保护了两人当时也没有一氧化碳中毒。

然后又来到了小戴和小王所住的空间不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铺和一个衣橱,打开一扇玻璃门,里面就是加热器。

这时观察仔细的法官发现排气口的损坏,楼下的王东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他飞快地跑到二层,审判长问他这个没有修理是出于什么原因。

王东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之后,他又开始顾左右而言其他。

见王东把责任推给了其他人,法院相关检查人员不由有些生气,他作为业主和房东对这里的设施一无所知吗?

王东很快就回复到,小曾等人还没来,以前住过的租客小杨在今年2月份提出要给家里换一台新的电热水器。

那个年轻人通过路边的一则广告牌找到了店家进行更换,让他给800块钱支付费用。

说完他又表示其余的自己就不清楚了,检查人员并没有和他继续说话,接着检查着这台设备,没有发现标注合格的标识,排气也没有通到外面。

因为管道质量问题,以及排气管道的断裂,家里有人一开热水,就会把废气全部排进小戴的卧室。

法官推测死者可能是在熟睡之后,热水器打开后吸入了一氧化碳,这才死去。

王东一不高兴了,一口咬定这件事是他的两个原告的问题,一个是原房主,一个是小杨。

按照王东的说法,这是他2018年购买的房子,里面的家具都是完整的,而且是经过了精心的装饰,所以王东将它交给了小杨的时候没有对立面做过改动。

而小杨在2019年11月份和2020年11月份购买和维修不符合标准的电热水器,因此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小杨和前任房主,与王东无关。

无论王东怎么抵赖,之前的主人把这栋楼卖了出去,现在这栋楼的主人就是王东,与原主人无关,所以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租房者小杨在换热水器的时候就跟王东打过招呼,但是王东也没有反对,让他把违禁的电器给装上,因此王东还是要负责的。

王东是房子的主人,他有重大过失,但受害人家属没有上诉,维持一审负60%责任是判决。最终房东应该负30%的民事责任,赔给小戴的家人26万余元,小王的家人25万余元。

因为没有按规定将热水器的排气管道从墙壁上伸出来,并且擅自在房间里安装了热水器,不能保证房子的安全和居住环境。

煤气公司在2017年、2019年、2021年三次上门视察时忽略了燃气的问题,并有违法开通天然气的过失,因此负10%的责任。

故燃气公司对小戴的家庭给予8万余元的补偿,对小王的家庭也给予8万余元的补偿。

小戴,小王,小曾,小邱4人缺乏基本的生活和安全知识,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处理好热水器的问题。

而小戴和小王在知道关门睡觉很危险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了关闭门窗。

这是一个疏忽行为,故此他们的家人都没有提出异议,同意判决。

燃气灶等必须依照有关的有关制度规定进行,并要购置有资质的燃气器具,定期对其进行检修,并对其进行替换。

一氧化碳中毒症状轻微时会有头痛、身体无力,甚至会四肢发冷、呼吸急促等,别忽略了每个微小的问题。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合适的租房也很重要,无论您住在哪里,都要注意周围是否有安全隐患,以免发生恶性事故。

-完-

文 | 熊嫦琳

编辑 | 张啊张

编辑 | 阿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qingshanjuebi.com/post/3289.html
七月七龙道胶囊 NO17久皇 爵士焦点 壹小拾养护液 牛鲨喷剂 黑豹喷剂 久医官喷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