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正文

揭秘一只警汪的退休生活……

admin 创业 2023-01-05 12:10:48 140 0

嗨,大家好,我叫小白,是浙江省湖州市公安局警犬基地的一只史宾格犬,今年14岁,相当于你们人类105岁,是名副其实的老爷爷了。

我以功勋犬的身份退休了,这可是经过公安部认证的哦,目前居住在基地的退役警犬安置单间里,这里相当于你们人类的“敬老院”。

1

毒品和爆炸物藏得再隐蔽也能找到

我的拿手好戏是搜爆搜毒,我的“铲屎官”是“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盛建。在我俩的配合之下,无论毒品、爆炸物被藏匿在哪个隐秘的角落,总能被快速查获,把坏人绳之以法。

在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仰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日子里,我总会回忆起这辈子经历的那些惊险故事。2015年1月22日傍晚,盛建和我接到上级指令,和其它小伙伴一起赶到德清县某地,参与一起特大毒品案件的搜捕行动;第二天清晨5时,民警拦截下一辆嫌疑车辆,但是车上人员装得若无其事,于是我开始一寸一寸地搜索,等嗅到汽车后备厢,突然有一股微弱的熟悉气味!我立刻卧倒在这里发出警报,盛建在角落里找到一个饼干盒子,里面是满满当当的白色结晶体,事后检验这些结晶体全是冰毒!重量达到3.1公斤!犯罪嫌疑人在物证面前认罪,案件成功破获,毒贩被一网打尽。

像这样的“高光时刻”我还有很多。在公安部举行的警犬技能大比武中,工作人员故意把炸药模型藏在房间的天花板上,其它小伙伴都没有找到,只有我成功找到。

2

退休后的幸福生活儿

2020年,我正式退休了。一般来说,警犬退役后会在原基地养到老死,或者由有资质的个人和单位领养。湖州市公安局对像我这样的“功勋犬”特别关爱,专门分给我一个6平方米的单间,没有和其它小伙伴“蜗居”在一起,房间里通风采光都很好,门口还有我的铭牌呢!

每天早上,“铲屎官”把我的单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水盆里的水也要换一遍,让我在警犬基地里自由溜达一会儿。年老体衰的我,对以前最爱玩的塑胶球也没啥兴趣了,站着不如趴着舒服。每隔一两个小时,“铲屎官”就会来探望我,看看有没有需要照顾的地方。

下午四五点钟,“铲屎官”就来送饭了。我们吃的是统一配发的犬粮,里面包含了肉类、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等,一天约一斤多,每个月还要吃些胡萝卜、鸡架,这些都是我爱吃的。他们考虑到我年纪大了,消化能力不如年轻时候,还会把食物分成两次提供,让我吃得更加舒服。

每个星期,“铲屎官”要为我“刷牙”,也就是提供一些磨牙棒,它既能吃,又有一定硬度,我在咬它的同时就能把牙垢刮下来。

每隔一段时间,我还能享受到洗澡服务,基地里配备了“工作犬不锈钢洗浴池”“工作犬被毛烘干机”等设备,洗起澡来可舒服了,一点也不比外面的宠物医院差。

△我现在年纪大了,洗澡的次数比较少。这是我的同事小黄在洗澡哦。

年纪大了,各种毛病也找上门了。遇到小毛病,基地里就能治,隔壁的德国牧羊犬“芒果”,它吃起药片来就像吃糖豆一样快;而我最讨厌吃药了,一闻到那股子怪味就扭过头去,不过“铲屎官”也有喂我吃药的法子,他们会把手指卡在我的上下颚根部,这里只有牙床没有牙齿,再用手指把药片送到我的喉咙口,然后握住我的嘴,药片就咽下肚子了。遇到大毛病,他们会送我到宠物医院治疗。

3

全国首个警犬墓园里的故事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望着不远处的警犬墓园发呆,里面已经长眠着小伙伴“野狼”,它是一条马里努阿犬,擅长追踪和搜捕,曾在全省警犬技能大比武搜索科目中名列第三,退役前还帮助安吉县一家养老院在山上找到了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走失老人。

这个警犬墓园,可是全国第一个,里头还有一段心酸的往事。1984年,盛建从省公安厅带回来警犬“小虎”,这是他带的第一条犬。4年后,有个嫌疑人连杀3人、伤4人后逃亡到山里,盛建首次带着“小虎”去抓捕嫌疑人,在深山的茅草屋里发现了对方,“小虎”根据口令咬住了罪犯。

令盛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是“小虎”第一次立功,却也是最后一次。原来嫌疑人自知逃脱无望提前喝下了农药,“小虎”在咬住嫌疑人时,也接触到了剧毒的呕吐物因此中毒。等到盛建发现异常为时已晚,盛建和妻子抱着身体逐渐冰凉的“小虎”痛哭了一个晚上,把它埋在后山上,用石头做了个标记。时过境迁,那个地方再也找不到了,这让盛建非常失落。

人生需要仪式感,犬生又何尝不是?2019年,在上级领导的支持和关心下,湖州市公安局在警犬基地里建成了“警犬文化园”,这也是全国第一个以纪念警犬为主题的文化园,主要由浮雕围墙、事迹铭牌、休息交流区、景观廊架、警犬墓园、警犬情六部分组成。

2021年,我的小伙伴“野狼”寿终正寝了,战友们含着热泪把它送去火化,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在大理石墓碑上镌刻了它的信息,让大家永远铭记它生前守护平安、救人为乐的功绩。

警犬墓园里有20多个穴位,“野狼”还是第一个“入住”的。2021年,盛建退休了,接替他的是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警犬技术系的郭攀攀小哥哥,他不光对我们很好,而且经常为“野狼”扫墓,用手轻轻拂开飘落在墓碑上的松针,就像在爱抚“野狼”,它要是泉下有知,想必一定会晃动着大尾巴吧。

啰里啰嗦说了这么多,14岁的我,距离回归汪星球的那天也快了吧。回顾这一生,我只想说,能为人类社会的平安和安宁出一份力,能被这么多人铭记,我此生无憾了。

无言的战友,谢谢!

转自丨浙江公安

来源: 中国警察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qingshanjuebi.com/post/2734.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4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第N次男性抗衰套盒 宵战延时喷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