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正文

明查|美国男子有“超级血液”、稀释1万倍也能杀死病毒?

admin 产品 2022-12-31 11:09:36 178 0

速览

- 网传报道中的当事人和研究人员都没有提供可信的实验结果和权威期刊发表的专业论文,无法证明该男子确实有“超级血液”。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专业人士认为,“杀死病毒”这种表述并不专业,而如果要证明网传说法,研究人员需要提供抗体中和滴度高于1万的实验数据。

- 提供网传说法的研究人员Lance Liotta曾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副主任,2004年他与互为竞争对手的两家公司合作,该行为涉嫌违反联邦规定被众议院联合小组调查。2005年,Liotta在NIH将其违规案件提交至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之前辞任并前往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就职,并未受到制裁。

- Nature、Science、Cell期刊或其子刊自新冠流行以来都有强效抗体相关论文发表,这类研究大多基于实验动物测试。

事件背景

近日,国内多个平台引用《每日邮报》的报道称,“美国佐治亚州56岁的John Hollis被发现拥有‘超级血液’,这让他成为世界上对新冠病毒最具免疫力的人之一。测试显示,他的血液即便被稀释1万倍,仍能杀死90%的新冠病毒。”

明查

“旧闻新报”?

《每日邮报》这篇文章主要引自美国《亚特兰大宪法报》(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12月8日的报道。“超级免疫力”当事人名为John Hollis(John Hollis),曾是《亚特兰大宪法报》的体育新闻记者,目前是美国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GMU)的公关经理。而为Hollis的血液测试结果担保的科学家是Lance Liotta,乔治梅森大学应用蛋白质组学和分子医学中心(CAPMM)的联合主任。

进一步检索,NBC News 2021年1月就曾报道过Hollis有“超级抗体”的新闻,BBC则就此事拍摄了短片并于2021年3月发布。在NBC的报道中,Liotta称“大约75%的冠状病毒患者具有不能中和病毒的结合抗体。只有不到5%的患者具有‘超级抗体’。”“Hollis已经接触了新冠病毒但并未察觉,而他体内的中和抗体即使稀释一万倍仍能抵抗90%的新冠病毒。” 除了上述说法,BBC短片还强调了Hollis黑人身份在此发现中的重要性,“相比于白人群体,非裔美国人很少愿意参加临床试验。”

NBC News早在2021年1月的报道中就提到了“稀释一万倍”相关说法

2021年3月,Hollis在《新闻周刊》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自己“超级抗体”经历的文章。从中也可以获知,Hollis在2020年7月第一次参与了Liotta团队的新冠抗体测试,随后又间隔进行了7次测试。而据称这项测试中有8人都具有“超级抗体”,但只有Hollis能在接触了新冠病毒近一年后仍然保有高强度的抗体。不仅如此,Hollis在今年10月17日的推特中写道,“正如之前所预期的,近期的血液测试证实我对奥密克戎及所有亚型毒株也具有免疫力。”

John Hollis今年10月推文截图

将近期的相关报道与2021年的内容比对,经过更新的有效信息并不多,Hollis表示自己的最新测试结果显示其“超级抗体”仍然处于最高水平,而他上次做血液测试已经是一年半以前。Liotta今年接受《亚特兰大宪法报》采访时称,“Hollis的抗体可以识别病毒的不同区域,这是好事。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有网友质疑中文社交平台在不同时间发布的多篇文章所涉及Hollis的居住地有差别,《西雅图时报》(The Seattle Times)有所解释,“Hollis曾住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现居弗吉尼亚州并在该州乔治梅森大学工作。”

但这也不代表这份报道无懈可击,上述报道和推特均未提供具体的测试报告和实验数据,大部分内容围绕Hollis的心路历程展开叙述。

网传说法可靠吗?

从相关研究人员的专业背景入手,在乔治梅森大学校园官网的教职人员栏中可以找到Lance Liotta的介绍,显示他曾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副主任和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病理学实验室主任。在PubMed Central、Lancet、PHYS等多个数据库中检索,Liotta在新冠病毒流行之前主要研究方向是癌症治疗。

Lance Liotta在乔治梅森大学的个人介绍

围绕Liotta离开NIH的原因检索,《华盛顿邮报》2004年的报道指出,Liotta在进行政府与马里兰州一家公司的合作时违背了联邦规定,接受了一家竞争对手公司7万美元的费用,并因此受到众议院监督小组委员会的指控。

《华盛顿邮报》2004年报道截图

这个案例引发了委员会对政府雇员与私营公司之间咨询交易的深入调查,而NIH当时的院长Elias A.Zerhouni也因此修订了更为严苛的私人咨询交易准则。该准则限制NIH员工与制药公司、医院、健康保险公司和医疗保健公司签订外部咨询协议的能力,修订后的指导方针规定,约6000名NIH高级研究员不得持有制药或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

不过新指导方针在2005年2月正式发布后遭到了包括美国实验生物学会联合会以及美国免疫学家协会在内的科学组织的谴责,目前NIH官网显示这项修订方案已经被删除。科学组织认为新规则会“减少NIH科学家与业界的交流,如果NIH的目标是推动研究从实验室走向临床,这显然是不可取的”。

NIH 2005年颁布的新修订方案已被删除

而Liotta并没有因违反规定受到制裁,2005年《洛杉矶时报》指出,在NIH将Liotta的案件转交给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监察长办公室之前,Liotta离开了NIH并加入了乔治梅森大学。美联社2006年报道称,尽管在调查听证会后受到负面关注,但是Liotta于2005年5月带着福利退休,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NIH当时的发言人John Burklow表示NIH希望对违反规则的人进行犯罪调查。

《洛杉矶时报》报道Liotta向同事发送离职信

在乔治梅森大学任职以后,Liotta领导成立了该校应用蛋白质组学和分子医学中心(CAPMM)。据该校公告,CAPMM从2020年4月开始研究新冠病毒的抗体测试。

结合COVID-19在论文数据库检索Liotta,其相关论文包括对无症状感染者血清的研究、抗体测试方法以及SARS-CoV-2假病毒相关研究,但并无论文的实验方法和结果中明确提到“超级抗体”。其中一篇2021年5月发表于《传染病杂志》(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论文,研究了无症状感染者中和抗体的持久性,并且探讨了无症状或轻度症状患者的抗体免疫反应,与网传报道涉及的方向相关性较强,但该文中无症状感染者只囊括了来自当地Inova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没有Liotta所述8名测试人员的高水平抗体结果。除此之外,大多数新冠论文中Lance Liotta都并非第一作者,CAPMM也没有主导进行实验。也就是说,John Hollis的抗体检测究竟用于哪项研究目前仍没有实际报告佐证。“澎湃明查”就此问询了Lance Liotta的团队,但截至发稿前没有答复。

在PMC能找到的Lance Liotta发表的部分关于新冠的论文截图

另一边,John Hollis从2019年就已经开始作为公关人员为该校官网供稿,相关报道中也提到他是在2020年7月对Liotta进行项目采访时临时决定去做抗体测试的。

根据网传报道中的几个时间节点对Hollis和乔治梅森大学进行检索,也是在2020年7月,乔治梅森大学的黑人校长Gregory Washington曾宣布,“我们将在职工晋升和任期过程中制定具体机制,承认有色人种在校园学习、教学和工作中所花费的无形且未经认可的情感劳动。”

2021年3月,Gregory Washington还曾计划给予少数族裔就业优先权,但是这种作为是违法的。根据美国最高法院规定,学校不能根据种族做出就业决定,以避免为少数族裔学生提供本族裔的“榜样”。

美国最高法院规定细则截图

乔治梅森大学秉持“多元化”治校原则,Gregory Washington在多次采访中称要将校园内的“反种族主义”落实到底,他曾在给全校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这所大学应该反映我们学生乃至更广泛的弗吉尼亚州和国家的多元性。到本世纪中叶,当今天的本科生接近职业生涯的中期时,他们将带领一个在美国历史中从未有过的、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占多数的社会。因此我们必须为他们提供这样(无歧视)的学习环境,也就是‘弗吉尼亚计划’。”

这种观念也一定程度映照在BBC对John Hollis的采访中,在报道中Hollis表示自己很幸运并希望更多黑人参与进来对抗新冠病毒,以纪念那些塔斯基吉梅毒实验(Tuskegee Syphilis Study)中的受害者。塔斯基吉梅毒实验是美国公共卫生服务局(PHS)在1932年至1972年间进行的一项研究,以非裔人群作为实验对象,在受试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观察梅毒病人的自然演化情况。

总之在并没有科学依据能证明Hollis拥有“超级血液”的情况下,暂时不能完全排除这份报道是乔治梅森大学宣传策略的可能性,因此“澎湃明查”采访了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专业人士。

专家指出,“他的血液即便被稀释1万倍,仍能杀死(Liotta在视频报道中的说法也是kill)90%的新冠病毒”这句话中,“杀死病毒”的表述并不专业和严谨,中和抗体的作用准确说是阻止病毒感染。另一方面,从现有数据来看,部分实验性疫苗在小鼠体内可以达到上万的强度,而通过自然感染产生抗体在体内达到如此高浓度是很罕见的,目前疫苗还没有达到如此效果。而如果要证明网传说法,相关研究人员需要提供抗体中和滴度高于1万的实验数据。

关于中和滴度的原理,2021年11月23日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项临床研究认为中和滴度可以直接决定新冠疫苗保护力。来自Fred Hutch研究所和Moderna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系列免疫学标记物均与产生新冠病毒呈现负相关,其中中和抗体滴度NT50为10、100和1000与疫苗接种后的保护力对应值为78%,91%和96%。

那么“超级抗体”有可能存在吗?

新冠疫情流行以来,是有不少研究探讨过这类能持续对抗新冠病毒及其变异毒株的中和抗体的可能性。

在Hollis接受采访之前,2020年6月由NIH资助的一项研究就在Science刊登过强效抗体的论文,该研究称大多数参与者的SARS-CoV-2抗体水平很低或非常低,只有1%的研究参与者具有可以中和病毒的高水平抗体。

Science文章截图

2021年7月,Nature曾刊登过超级抗体直接相关内容,华盛顿西雅图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生物化学家Tyler Starr和他的合著者检测了12种抗体,这些抗体取自感染SARS-CoV-2或SARS-CoV的患者,能够锁定与人类细胞受体结合的病毒蛋白片段,即受体结合域。

Nature相关文章截图

研究人员列出了其中多个SARS-CoV-2变异体的结合域中的数千个突变,最后评估了所有这些突变如何影响12种抗体粘附在结合域上的能力。结果证明,一种名为S2H97的抗体因其能够粘附研究人员测试的所有已分类病毒的结合域而脱颖而出。这个抗体能够防止一系列SARS-CoV-2变体在实验室生长的细胞中传播。

不过Nature 的这个实验不能解答抗体对未知病毒的活性。但2021年8月,由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院的研究人员发表在Cell Immunity的论文确实发现过一种能对包括德尔塔等当时所有变种病毒都具有高度抵御作用的中和抗体SARS2-38。

该实验方法是首先用刺突蛋白(受体结合域RBD)对小鼠进行免疫接种,之后测试各种中和抗体对小鼠的保护力。SARS2-38的效果高度且广泛,能够精准靶向病毒刺突蛋白的关键部分,而该部分在不同变种毒株之间几乎没有变化,可以单独运作,也可以和其他抗体配对形成新的组合,因此有可能防止新出现的变种病毒出现耐药性。这种结果与网传报道想传达的抗体效果类似,但这个研究前提是抗体低浓度状态,且二者实验对象明显不同。

Cell Immunity相关文章截图

2022年2月8日,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的一篇文章也研究了一种广泛中和抗体CC40.8,来自2019年新冠病毒康复者,与人类β冠状病毒(β-CoV)表现出广泛的反应性。CC40.8中和抗体对SARS-CoV-2变体(VOC)始终有效。研究者还观察到CC40.8可以阻止表达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 HeLa 细胞与表达hACE2 受体的HeLa细胞的细胞融合。同样,这个研究也是基于实验小鼠测试。

CC40.8中和抗体在小鼠体内的功效检验图 图源: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综上所述,网传报道中的当事人和研究人员都没有提供可信的实验结果和权威期刊发表的专业论文,无法佐证网传说法。专业人士认为,如果要证明网传说法,研究人员需要提供抗体中和滴度高于1万的实验数据。Nature、Science、Cell期刊或其子刊自新冠流行以来都有强效抗体相关论文发表,这类实验大多基于实验动物测试。此外,背调显示提供网传说法的研究人员在NIH就职期间曾因经费问题接受过众议院联合小组调查,但没有受到制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qingshanjuebi.com/post/256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7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第N次男性抗衰套盒 宵战延时喷剂